解析“資產荒”背景下的囤房行為

時間:2019年06月15日 10:07:50 中財網
  ——房市調控要從制度源頭入手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教授
  眾所周知,3億美國人不存款、不炒股、不囤房,但他們卻一人數卡(信用卡)在手、刷遍全球無憂愁,他們只管今天花明天的錢,底氣和自信來自何方?因為3億美國人擁有28萬億美元的私人養老金儲備(不含社保),占GDP比重接近150%!這是美國人最大的財富和底氣!

  反觀中國,14億中國人卻偏好存款、敢于炒股、拼命囤房,而私人養老金儲備(不含社保)僅為1.3萬億元人民幣,不及GDP的1.5%!也就是說,中國人養老單一依賴社保,他們幾乎沒有自己的私人養老金儲備,這是十分嚴重的問題。

  這樣一組簡單的數據,折射出中美兩國家庭理財觀的巨大反差:私人養老金儲備是美國家庭最重要的長期投資選項,也是美國家庭持有的最大一項財富資產。據ICI退休市場年報數據顯示,截止2017年底,美國私人養老金儲備達28.2萬億美元,占美國家庭金融資產的比重高達35%。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家庭長期投資與長期積累,也是美國家庭理財最重要的選項。這就是美國家庭“為養老而投資”的理財觀,他們將“養老”看成是家庭理財的最高目標和終極目標,貫穿了一個家庭壽命周期的始終。

  然而,在中國,當人們基本解決了溫飽問題后,原本應該是“飽暖思養老”,但我們不是這樣子的,我們卻將短炒、賺快錢、急功近利變成了一種社會時尚和追求,我們有1億多股民直接進股市搏殺;5000多個P2P平臺及百萬億的各類資管產品,大多是為了迎合家庭“短炒”理財需要而設計的;在大中城市,大多數中等收入以上的家庭都擁有兩套以上住房,許多高收入家庭將大部分財產都放在囤房上,我們似乎壓根兒就不知私人養老金為何物,我們似乎也不需要什么私人養老金儲備。當今中國,囤房已成為了家庭理財最重要的選項,同時也是中國家庭理財中唯一的、真正屬于長期投資的項目,它也鎖定了規模龐大的流動性。

  在英文文獻中,我們經常發現,美國人及其家庭理財顧問將社保繳費、401(k)繳費稱為“投資”,他們倡導“為養老而投資”的價值理念。在我國,我們大多數人卻將社保繳費、企業年金繳費看作是負擔或包袱,在人口老齡化不斷加劇的中國,在擁有2.5億老人的中國,我們將養老唯一地扔給社保,我們排斥或忽視私人養老金儲備,這是十分值得我們反思的大問題。

  養老,既是國事,更是家事!養老保障的三方主體原則,強調了國家、用人單位及個人三方必須建立三支柱的養老金體系:第一支柱是國家設立的基本養老保險(劃歸社保);第二支柱是用人單位設立的企業年金或職業年金(劃歸雇員福利);第三支柱是家庭安排投資的個人養老金(劃歸家庭理財)。在國際社會,人們習慣將第二、三支柱養老金合稱為“私人養老金”,而將第一支柱養老金對應地稱為“公共養老金”。現代社會應對老齡化壓力,三支柱養老金,不可割裂、缺一不可,當然,我們更不可單一地依賴社保。

  從理論上講,我們的家庭理財將再多的財富投放在私人養老金儲備上,都是不過份的。然而,在我國,家庭理財為什么只是一味地追求短炒、賺快錢,而缺乏真正意義上的長期投資理念,尤其是沒有私人養老金儲備的習慣呢?其實,責任并不在家庭或個人投資者,而是金融機構的失職或低效,當然,還有制度設計中存在的缺陷和問題。

  首先從制度缺陷來看,我國第一支柱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建立較晚(1997年),為了應對轉制成本(視同繳費),再加上我們當時基本上沒有第二、三支柱養老金,因此,我們從一開始就被迫設計了基本養老保險的“高繳費”制度:雇員繳工資的8%,雇主按雇員工資的20%繳費,合計繳費率高達28%,這一名義繳費負擔位居世界前列。基本養老保險的高繳費,必然要對應高替代率,即高水平的退休金發放,因此,這導致參保人誤認為,只要參加社保,就可以確保退休生活無憂,根本就不需要所謂的第二、三支柱養老金。因此,無論從制度上或是從心理上,第一支柱的高繳費、高給付,嚴重擠壓了第二、三支柱養老金生存與發展的空間。這就是制度定位與人們觀念的錯位。

  面對這一現實問題與歷史難題,我們所要做的,首先就是“社保降費”改革。通過社保降費,還原社保低繳費、低給付的制度本源,從制度設計上為第二、三支柱養老金騰出發展空間。因此,從2015年開始,我們大幅降低了社保繳費,并通過劃轉國有資產充實社保基金,以補償轉制成本所造成的歷史欠債。這是我們制度矯正的開始。

  其次,從研發并提供私人養老金產品的金融機構來看,主要存在兩大難題:一是他們無力開發出多樣化、充分滿足養老目標的理財產品,無法提供有足夠吸引力的長期投資產品;二是金融機構提供給家庭的理財產品大多是為了迎合短炒、賺快錢的需求,這類短期投機產品很容易導致收益的不穩定,或風險過大,即便他們開發出一些養老目標的理財產品,可能由于管理水平低下,投資收益無法達到家庭財富保值增值的需要。

  面對這一難題,金融機構的盈利模式必須作出重大轉型升級。單一依賴短炒、賺快錢產品的研發,無法滿足養老目標家庭理財的需求。主要對策:一方面,金融機構應加大專業人才儲備,側重開發長期投資產品或養老目標理財產品;另一方面,金融機構應加大投資者教育,做好家庭理財顧問,正確引導家庭理財與養老投資,用實際績效吸引長期投資與養老投資。

  如果金融機構無力開發出滿足市場需求的長期投資產品或養老目標理財產品,就會出現所謂的“資產荒”,它將無法滿足家庭財富的保值增值需要,進而導致家庭“理財慌”,人們因財富無法保值增值而心理發慌,因此,一味地追求短炒、賺快錢,就很容易形成“資產荒”與“理財慌”的惡循環與尷尬。

  既然金融機構沒有能力提供長期投資產品或養老目標產品,為了家庭財富的保值增值,我們只能被迫、被動地“囤房”,這也是一種長期投資行為。不過,這是一種被逼無奈的選擇,因為金融機構沒有能力滿足我們家庭的長期理財需求,我們只能被動“囤房”。

  事實上,房產流動性差,變現能力弱,持有房產的政策風險也很大。但是,由于房價是貨幣的影子,貨幣供給量(M2)增長越快,人們尋找財富保值的需求就會越大,在別無選擇(資產荒)的情況下,買房、囤房就會成為家庭財富保值增值的被動選擇,因為房價總會隨著M2的高增長而必然“水漲船高”。這是家庭理財最直接而被動的選擇。

  試想想,如果金融機構能夠開發出大量受歡迎的長期投資產品或養老目標理財產品,則可以鎖定大量的家庭財富,人們就不會被迫選擇高成本、高風險的囤房。

  因此,通過金融機構開發出大受市場歡迎的長期投資產品或養老目標理財產品,主動吸引或引導家庭理財轉向“為養老而投資”的觀念模式上來,到那時,我們也會像美國人一樣不必囤房,也不必由股民親自上陣搏殺,到那時,我們的家庭理財將會變得更長遠、更理性、更從容、更快樂!期待吧,我們中國私人養老金儲備一定會崛起的!到那時,人們不必一味短炒,更不必拼命“囤房”。

  最后說一句:如果不希望讓老百姓囤房,就要給他們指出一條靠譜的長期投資大道!讓老百姓擁有財富保值增值的基本選擇權,以及持有財富的安全感與獲得感。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十赌九赢一波中特